很吃亏

流浪 posted @ 2007年4月03日 18:09 with tags 乱扯 , 2081 阅读
        最堕落的一学期我们学会了叫饭,躲在寝室,一个电话吃的喝的都能给你送来.给我们送快餐的有两家,一家是用钵装的,一家是用木桶装的,其中一样的价钱木桶的还附送一杯豆浆.据哥们说木桶的味道较为好一些,我没有尝过,我向来只叫钵装的,没有理由的,我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

         每次吃饭时我都会挂着QQ,这样可以名正言顺的找人打声招呼后好久好久不搭理他,然后告诉他:正吃饭呐,没时间回啊.前些天小痴问我:啊流,你记日记么?" "没那习惯" "为什么,这样老了你可以回忆啊."

         听了这话大脑快速运转:在一个阳光温暖的冬季午后,一个依山伴水花草满地庭院里,一张老藤椅上坐着一个带着老花镜的老头,手颤巍巍的翻着一页又一页泛着黄色的本子,时不时露出一些微笑. 但我深信另一句话:凡事皆有代价,快乐的代价便是痛苦.所以像过着像我现在这种快乐日子的人很可能是没有七老八十之后享受阳光的机会的.既然可能没有这种机会了,就更不要提去回忆什么了.而且自己记出来的日记极有可能会成为未来的不安因素.

        寒假帮妈妈整理屋子,发现了初二那年的日记本.那时老师要求每天一篇,一周查一次.第一篇实事求是的写了数学老师上课发火的事,还特别的加了几句我自己的心理描写,很得意.一周后一个莫须有的罪名让我把三角形中位线定理抄了100遍.从那之后我学会了记流水帐,不谈政治,不谈国事,不谈乱爱,和平年代大家好才是真的好.

         我发现自己QQ空间也开始向流水帐方向发展了,我认真反省了一下,质量下降源于才思枯竭,才思枯竭源于生活乏味,生活乏味源于缺少变化.可这两点一线的生活能怎么变呢?

        小静对我说:来我们这玩吧,包吃包住,带你游山玩水,我们这也是古城哦." "那......可以带家属不?" "可以啊." 那还是算了吧,显然,我没有家属可带,如果我一个人去我觉得我吃亏了. 突然我明白了,为什么我宁可叫用钵盛的,不叫木桶的,因为木桶送的豆浆我不喜欢喝,但我若是不要豆浆,我觉得很吃亏.

登录 *


loading captcha image...
(输入验证码)
or Ctrl+Enter